快三官方正规平台

  设为主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. 首 页 . 快三官方正规平台 . 公告通知 . 新闻中心 . 基层商会 . 政策快递 . 民企动态 . 财经资讯 . 光彩事业 . 我要投稿 .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打响龙商品牌 助推高质量发展 关闭窗口
【龙岩新时代龙商风采】长汀商人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历史贡献
发布人:管理员 发布时间:2021/5/28 浏览次数:304

 

无农不稳,无工不富,无商不活。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然商场如战场,要在商场的群雄逐鹿中脱颖而出,靠的不仅是实力和时机,更有着一股子精气神。广大龙商(龙岩籍企业家)近年来表现活跃,不仅为龙岩经济社会发展献智献力,更不乏弄潮改革开放、领军专业领域的典型代表!是什么造就了这一现象?我们设立“打响龙商品牌 助推高质量发展”专栏,试图从这些龙商精彩的故事中挖掘他们的特性与共性,探寻龙商精神之奥秘。

长汀,史称汀州,从盛唐至民国历来是州、郡、路、府及专署所在地。贯穿长汀至潮汕的汀江,为福建四大江之一,历史上发挥了繁荣经济的重大作用,长汀成为联结闽粤赣周边十数县的交通枢纽和物资集散地,盐业、粮食、纸业、百货、京果、竹木、船业等各种商业蓬勃兴旺,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长汀成为中央苏区的经济中心,享誉“红色小上海”之称,为打破敌人对中央苏区的残酷“经济封锁”,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。

中央红军长征前,汀州水东街曾是红四军司令部、政治部以及中共福建省委所在地,可谓福建苏区的政治和经济中心。

长汀商会始于清光绪三十三年(1907),延续至今已有108年历史。不过中间由于改朝换代曾有过中断,名称亦时有更改,诸如1907年之“汀州商务分会”“长汀县商会”,继而“商民协会筹备会”“旅栈业商业同业公会”“光明电灯股份有限公司”等等。直到新中国成立后,才有了统一名称,1949年11月成立“长汀县商会”,1951年成立“长汀县工商业联合会”。

而汀州商人的历史,则更为久远。千年客家文化锤炼出的坚韧不拔、开拓进取、勤劳朴实、忧国怀乡等精神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汀商。及至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,大多数汀州商人在中国共产党的政策感召下,竭尽所能服务于革命事业,或为革命军队筹款,或为苏区反“围剿”提供经济支撑,或不断发展工农业生产改善人民生活,革命精神空前强大。龙商精神在长汀革命史上熠熠生辉。

1、长汀商人为“八一”南昌起义军救治伤员,筹集军饷,第一次积极赞助革命

1927年“八一”南昌起义,宣告了中国共产党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开始。后南昌起义军在周恩来、贺龙、叶挺、刘伯承、朱德等率领下,在江西瑞金壬田和会昌接连打了两次大仗,歼灭国民党军钱大钧部四个团,俘获敌官兵900余人,缴获大量枪支弹药。起义军也有不小伤亡,计有起义军第三师政治部主任徐特立,营长陈赓等300多名伤病员,被送到汀州福音医院治疗。院长傅连暲立即发动汀州城所有医务人员,以福音医院为中心成立临时“合组医院”,紧急抢救伤病员,但是困难重重,首先遇到的一个大难题,就是伤病员的生活费怎么解决?否则伤病员光是开刀、打针、吃药,没有饭吃,没有营养,哪来身体抵抗力?伤病怎能好!对于这些问题,后来傅连暲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:“红军在我的医院留下三百多个伤兵,我均为他们医治。我请学校师生做看护,除医药费由医院无代价供给外,并以博爱和人道名义向商人募捐作他们的生活费。想尽方法来照顾他们,并保护他们。”从这里我们清楚地了解到,起义军300多名伤病员是傅连暲和医生护士们给医治的,而他们的生活费则是长汀商人给予募捐解决的。这次南昌起义军的目的地是广东潮汕,所以在汀州时间不长,前后不过半个月。起义军离汀赴上杭时,徐特立、陈赓和大部分伤病员已痊愈出院跟部队走了,但仍有部分重伤病员留在福音医院继续治疗。傅连暲千方百计保护他们,直到一个多月后全部痊愈出院。

起义军在汀州治疗伤病员的同时,也在筹军饷。起义军从江西临川至瑞金途中军饷问题日渐突出,筹款方法各行其是,有的按旧政策,每到一个城市即行提款、派款、借款,实际上就是利用当地土豪劣绅来筹款;有的主张实行新的政策,对土豪劣绅采取征发、没收、罚款等。

后一种办法虽好,但实行时发现赣东一带全无农民运动,谁是大地主、大劣绅很难调查,采用旧的方法,确能筹到一些现金,所以起义军9月6日开始在长汀城筹款,仍旧沿用旧方法,旧政权下的长汀商会答应3天内筹款6万元,起义军同意了,结果上了大当。原来,商会在城乡大派款,把筹款摊派到一般小商人身上,甚至小杂货店及10亩以内自耕农都摊派10元8元,而有10万元以上家产的仅出三五百元,因此筹款3天,仅筹得2万余元,还闹得满城风雨。

鉴于此,起义军革命委员会领导人周恩来立即召开紧急会议,决定抛弃旧的一套方法,实行新的筹款政策,对土豪劣绅采取征发、没收、罚款。同时对阳奉阴违欺骗起义军的商会会长姜济民及另外3个罪大恶极的豪绅召开公审大会,实行镇压枪决,威震全城!长汀商人热情高涨,纷纷捐款捐物,2天时间,起义军又筹款4万元,加上此前所筹2万余元,共计6万余块大洋,为起义军南下广东潮汕解决了军需的大问题。

2、长汀商人为红四军首次入闽筹款,解决了几项急需经费

1929年3月14日,红四军在毛泽东、朱德和陈毅率领下,在长岭寨击毙国民党福建省防军第二混成旅旅长郭凤鸣,歼敌2000余人,解放长汀城。

彼时红四军面临着与南昌起义军同样的经济困难,可不同的是这回来的是毛委员,他旗帜鲜明提出“打土豪,筹军饷”政策,并大张旗鼓开展宣传活动,通过张贴《红四军司令部布告》,印发党的“六大”文件《共产党宣言》和《告绿林兄弟书》等,刷写墙头标语,作政治报告,召开小型讲演会、座谈会等方式宣传共产党和红军的方针政策。毛泽东还根据汀州城商人及知识分子云集的实际情况,亲自起草印发了《告商人及知识分子书》,阐明共产党对商人及知识分子的政策,号召商人及知识分子投身革命,支持革命。毛泽东着重指出:“共产党对城市的政策是:取消苛捐杂税,保护商人贸易,在革命时期对工商人士酌量筹款供给军需,但不准派到小商人身上。城市反动分子的财物要没收,乡村收租放息为富不仁的土豪搬到城市住家的,他们的财物也要没收。至于普通商人及一般小资产阶级的财物,一概不没收。”

毛泽东在文中号召:

商人起来帮助工农阶级!

商人要使商业发展,只有赞助土地革命,增加农民生产力和购买力!

商人要使商业发展,只有打倒帝国主义,断绝洋货的来源!

商人要使商业发展,只有推翻国民党政府,拥护工农兵政府!

商人只要赞助革命,共产党就不没收他们的财产,并保护他们营业自由。

经过广泛的宣传发动,红四军在长汀县委、县革命委员会积极配合下,在长汀商人积极响应下,不失时机地开展筹款、罚款、打土豪、没收等活动,不到10天便没收10余家反动豪绅财产,罚得光洋2万余元,并向资本千元以上的商人筹借军饷3万元,共得款5万余元大洋。这一大笔巨款如何处置?毛泽东和前委们认真研究后,作出了十分周到的安排:

一是考虑到当时在上海的党中央活动经费很困难,为了帮助党中央解决经济困难,通过长汀地下党安插在长汀邮局的地下党员罗旭东邮汇3万元巨款给上海党中央;

二是派出红四军宋裕和带上500银元,前往瑞金大柏地,与群众协商红四军在大柏地战斗中损坏的群众的东西,折价给予赔偿;

三是红四军第一次给全军发军饷,每个指战员一律平等发4块大洋零用钱,用于购买毛巾、牙刷、牙粉、袜子等日用品;

四是赶制4000套军装,军衣、军裤、军帽和绑腿,颜色一律为灰色,军装依照苏联式样,帽子采用列宁戴的八角帽,衣领缝上两块红布领章,象征红旗普照,八角帽前缝上红布五星,象征工农兵学商团结一心为革命。

3、长汀商人为“红色小上海”与反“经济封锁”,出色地发挥了正能量

1931年9月,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第三次反革命“围剿”后,闽西、赣南两块革命根据地连成一片,形成了中央革命根据地。10月,汀州市委、市苏维埃政府成立。汀州市成为中央苏区唯一的市,也是中央苏区最大的中心城市。不久,中共福建省委、省苏维埃政府、省军区等机构在长汀相继成立,从此,标志着闽西苏区的巩固和成熟,开始进入了强盛与发展的新时期。

在汀州市委、市苏维埃政府的直接领导和福建省委、省苏维埃政府及中央苏维埃政府的领导下,汀州市的经济建设突飞猛进,日益繁荣昌盛,成为中央苏区的经济中心,被誉为“红色小上海”。革命前,汀州全是私营商业,所以商业基础比较雄厚,商品流通也较发达。红色政权建立后,遵照毛泽东起草的《告商人及知识分子书》及闽西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通过的《商人条例》,明确规定“商人遵照政府决议及一切法令,照章缴纳所得税,政府予以保护,不准任何人侵害”,允许“商人自由贸易”。在党和苏维埃政府的政策感召下,不仅原来的商店没有减少,还新开了不少商店。从1933年冬有关资料统计,汀州市共有367家私营商店,其中:京果店117家、洋货店(百货店)28家、布店20家、油盐店20家、药店17家、纸行32家、酱果店9家、锡纸店27家、金银首饰店14家、小酒店46家、饭店11家、客栈20家。规模最大的私营商店王俊丰京果店,资金3000元以上,经营品种多,营业时间长达15小时。

此外,无店的个体小商、小贩经营农产品,政府在水东街大观庙前和司背街分别开设了红色米市场,主要进行大豆、大米及其他农副产品的交易。每天有邻县及各乡村一千多人,肩挑各类产品前来交易,单大米、豆、麦每天就达78万多斤,大大活跃了汀州市场,促进了苏区的经济繁荣。

汀州的经济繁荣,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水上交通便利,汀江绕城南流,经上杭、永定、大埔至韩江,在汕头注入南海。主要商品物资往来全靠汀江航运,每天穿梭于汀江上的船只,号称“上三千,下八百”,汀州成为闽西、赣南各县的物资集散地。从1931年开始,在上海的中共中央大多数领导和干部进入中央苏区,都是从上海经香港、汕头、大埔、永定,然后到汀州住宿,再前往瑞金目的地。当时,汀州商店林立,市场繁荣昌盛,商品琳琅满目,在上海能买到的东西,在这里也能买到,所以从上海中央来的领导干部们誉称汀州是“红色小上海”。

由于中央苏区日益巩固和发展,国民党反动派除了军事上对革命根据地加紧“围剿”外,经济上的封锁也越来越残酷。1932年开始,对接近红色苏区的白区实行“计口售盐、售油(煤油)”。“盐每人每天只许买三钱,购时必须凭证。火油办法亦如之,唯重量稍稍不同而己”。1933年5月,国民党南昌行营颁布《封锁办法》,专门在靠近苏区的县设置管理所,各水陆交通要隘设管理分所或检查卡。划定靠近苏区的县为封锁区域,并设赣江、闽江、汀江水道督察处。对米谷油盐布药等必需品,“非有护照及通行证,不准放行”。还野蛮订立“五家连坐法”,规定五家中如有一家将食盐运往苏区,其余四家不报者,以“甘心赤化”罪处置。与此同时,敌人还严禁苏区的货物运往白区,这样就使苏区日常生活必需品如食盐、布匹、药品、煤油等,十分缺乏且昂贵。因此,粉碎敌人的经济封锁,保证军民日常生活的急需供应,就成为中央苏区经济战线重大的斗争任务。

汀州为粉碎敌人的经济封锁,与敌人展开封锁与反封锁的艰苦卓绝的斗争,一手抓大办商业,一手抓发展对外贸易。大办商业就是保护和鼓励私营商业,兴办公营商业,发展合作社商业。汀州市的公营商业由中央、省、市苏维埃政府投资兴办,先后成立了汀州市粮食调剂局、中华纸业公司、中华贸易公司、中华商业公司汀州分公司、中华苏维埃运输管理局福建分局等。汀州市的合作社商业名目众多,形式多样,主要以生产合作社、粮食合作社、消费合作社为主,性质属于群众集资兴办的集体所有制经济,合作社种类齐全细致,据不完全统计,计有造船、农具、铁器、织袜、铸锅、皮枕、雨伞、油纸、斗笠、烟丝、染布、陶器、制糖、榨油、锡纸、理发、硝盐、樟脑、酱油、竹器、木器、砖瓦、石灰、缝衣、竹篓、豆腐26个生产合作社,20多个纸业生产合作社,共计50多个生产合作社,社员达5000余人。发展对外贸易,主要是对国民党统治区的贸易。在汀州设立了福建省对外贸易局,汀州市对外贸易分局,随后,长汀县、兆征县、汀东县也设立了对外贸易分局。汀州福音医院在上海、汕头、峰市、上杭开设了四个地下药房。中华运输管理局福建分局在汀州的主要任务是控制水陆货物,打通赤白交通运输,以粉碎敌人对苏区的封锁。1933年除了原有的紫金山处金山下检查站外,增设水口、回龙、官庄等检查站,同时,以汀江的木船为主要交通工具,调集60多条木船,挑选120多名船工,以7只木船为一组分成9个小组,组成汀江运输队,每星期从长汀至上杭来往运输一次,输出土纸、香菇、笋干、米、豆等土特产,换回食盐、西药、布匹、煤油、腊纸、油墨等禁运物资。敌人的经济封锁也造成白区商人的货物囤积不通,故他们暗中支持我们运输,只要有钱,什么货物都肯卖。

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,汀州商业一直非常繁荣,长汀商人也很会做生意,生活也较富裕,他们在共产党的政策感召下,思想觉悟也越来越高。1929年3月成立县总工会后,长汀商人在县总工会领导下,为“红色小上海”的经济繁荣,为红军一至五次反“围剿”战争的给养,苏区政府人员的供给,发展工农业生产,改善人民生活,特别是为打破敌人的“经济封锁”,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。

(康模生系长汀县委党史研究室副研究员、原主任,程汀贤系长汀县工商联原主席、总商会原会长。本文部分图片来源网络)

 



工商联 龙岩市工商业联合会
版权所有:快三官方正规平台  福建龙岩市总商会  Copyright(C) 2010 lysgsl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访问统计: 14227127
电话:0597-3213969  传真:0597-3213959  电子信箱:gslllq@163.com  工信部备案: 技术支持:领御商桥